币圈挖矿被禁之后出海、跑路以及原地等待

  今晚大渡河河水汤汤,汹涌而澎拜,沿河流上下,水电站的矿机将一一关闭,蓝莹莹的光,消失在夜空,全世界最大的比特币算力基地——四川下线分,一条这样的微博悄无声息地出圈了。作为长江流域岷江的最大支流,大渡河的河水不再灌溉向魔幻又现实的矿场,传闻的“世界每100枚比特币就有5枚产自这里”,也成了大渡河的币圈历史。

  当天晚上12点,四川矿场被集体断电。对普通人来说,隔天只是一个父亲节,对很多币圈从业者而言,当天却是一个不眠夜。

  晚上,一个小视频也开始在朋友圈传播,内容只有短短的9秒,矿工们正在切断矿机的电源,随着一排排绿色的灯光熄灭,响起了“Bye,See you”的BGM,有网友问道:

  6月18日,四川省发改委和四川省能源局发文,要求各市州电力公司在6月20日前完成对26个疑似比特币挖矿项目的甄别、清理、关停工作。

  彼时,内蒙古关于挖矿的相关政策出台之后,许多矿工以及矿场主开始保持观望的态度,谁也不愿意称这种态度为侥幸。在6月2日,四川省召开关于虚拟货币“挖矿”有关情况调研座谈会后,HelloEOS创始人梓岑也曾表示:

  座谈会开完了,表态很积极,暂时没有细则。还是那句话,因为有水电消纳的需求,四川的决策会温和很多,友好很多。新疆和内蒙是因为碳中和不达标。

  老尹也不止一次心存侥幸,坦言过四川当地没有明确的政策、没有明确的结果,就是最好的结果。

  6月初时,老尹曾笃信政策方面不会出现“一刀切”,而他本人对矿机的生意也持乐观的态度,在其发给我们的几份关于其公司的宣传文档中,其中有一段谈到矿场托管:

  (我们的)自有矿场位于四川雅安大数据产业园,目前一期在线台以上,第二期第三期设计50000负荷,已经在建设中,预计2021年5月初投入运营。

  7月中旬时,再联系到老尹,老尹表示,还有矿场可以提供托管服务,只是地址在广西,“四川那边的,已经全都停掉了。”

  另一位币圈人士老塞则告诉我们,四川矿场的断电,确实是可以宣告一个时代结束了,尤其是一些有规模的大型矿场,现在基本上面临着两条路,要么出海,要么抛售。出海面临着运输、清关成本,以及出海之后的不确定性,抛售则属于离场。这话说起来可能很轻描淡写,但尤其对于一些入行不久的“新手”来说,很残酷。老塞说:

  他们前脚刚背负着巨额的债务把矿场的灯点亮了,后脚就要把买来的机器甚至以腰斩的方式卖出去,不是从业者很难理解他们的辛酸。

  但对于一些已经入行很久的“老手”来说,则是另一种情绪了。比如有网友在7月中旬时逛过深圳华强000062股吧)北,发现还有许多人靠着矿机生意赚钱,生意还很不错,问了一句“他们是把矿场放在国外了吗”?

  老塞觉得,这一波断电,也相当于释放了一个信号,四川这个被广大矿工寄予侥幸的地方,都变成了时代的眼泪,“今后,政策会越来越不友好。”

  具体到国内其他地域的政策方面,其实也有体现。比如在7月14日,有一条很不起眼的消息:继四川内蒙古之后,安徽省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

  前不久,有矿业社群做过一个小调查,主要是“去留”的问题。政策逐渐明朗后,有四成的国内矿工希望出海,有四成多的矿工依旧选择继续等待,还有大概14%的矿工选择离场转行。

  在一个名为“先诛大饼,再灭以太”的币圈交流群中,从事挖矿事业的老赵在7月20日发了这样一句牢骚。

  这一天,河南大雨,被群友称为“凡哥”的币圈大佬也抛售了一个QQ群。从群主到管理员,全部被接盘了,凡哥走的时候,没说一句话,只有新群主@了一下全体成员。过去,凡哥当过矿场主,在B站开过“课”,也开过关于炒币的直播,在这个微信群里,凡哥像是一个币圈导师,群友们会根据凡哥的预测在各个虚拟货币之间“进场”以及“离场”。

  在百度指数中,自6月20日之后,关于比特币的百度指数一路上涨到6月22日的23万,此后,就一路下跌,基本上维持在5万左右,这是自2020年底之后的低谷。

  私底下,老塞把四川关停矿场的政策称为“620矿难”。620矿难之后,6月24日,比特大陆发了一条公告,蚂蚁矿机暂停全球现货销售,理由是:为大量涌向市场的而收矿机让销路。

  因为有一些比特大陆的客户可能会有出售矿机的需求,如果比特大陆继续卖现货,比特大陆的客户们出手而收矿机会更难,所以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帮助行业,帮助客户减少损失。

  事实上,不少二手矿机的确以低价涌入了市场。在闲鱼上,在“显卡吧”、“矿机吧”、“挖矿吧”等场所,许多二手矿机正在被甩卖。有几台几台抛售的,也有几十台几十台抛售的。甚至于,为了更显眼,一些卖家还打上了“女生自用”的标签。

  如果你是在一个多月以前看到的这些抛售信息,那指定是矿工们在“换装备”,现在则说不准。

  6月底时,此前在四川挖矿的老板说,今年4月和5月时,一台售价4000元左右的矿机,现在可能低到只剩700元到800元。另一位矿场主则表示:

  在“矿机”吧中,还有卖家打着“一手品牌、全新、二手价格”的标签在销售矿机。老塞说,他的一位朋友曾跟他聊过,其实矿机没那么好卖,首先是大环境不太好,其次是关于二手矿机的销售,因为你没办法判断新旧程度,很多人都是咨询着咨询着就没了下文。

  有意思的是,一些卖家为了销售矿卡,还提出了“矿卡越锻炼越强壮”的观点,让人啼笑皆非。

  “矿难”之后,也有乐观的网友还相信“未来”。在保持观望的同时,一些矿工也开始了抄底行动。

  和此前“一机难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经历过这一波“矿难”之后,在矿机买卖中,买家越来越掌握话语权。有矿机销售的老板表示,只要能卖出去,四折、五折的价格都能接受。

  过去的一段时间,老尹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发来“微信问候”,每次的问候都是价格又低了。在老尹的朋友圈,似乎看不到“矿难”的痕迹,依旧是每天打着广告卖着矿机。唯一有些区别的是,6月24日,老尹发了一条朋友圈,配上当时比特币34618美元的价格,说:

  当前比特币价格我国已经拉不下来了。从这几个月就能看得出来,政策面前人人恐惧,但往往机会是留给贪婪不怕死的人。

  尽管政策方面已经不允许四川的水电站向矿场供电,但是在闲鱼上,依旧有四川的卖家以“沣水接托管”的口号直接“售电”,其声称:

  此前,这些小水电站多数都为矿场供电。同样在闲鱼“售电”的,还有一位湖北的卖家,只是相对来说,这位卖家的价格是0.55元/度电,而四川的那位卖家则是0.37元/度。尽管,0.37元/度的价格,相较于以往水电站为宽敞供电的价格,还是高了不少。

  除了售电,7月份时,也有消息爆出,在闲鱼上,发现了很多叫卖小水电站的,其所属地区多为四川、云南、广西、甘肃等地。

  有消息人士称,这一类小水电站的抛售,也与政策不再允许为矿场供电有关。这些卖家中,不乏这两年建成投用的水电站。比如老张570万售卖的水电站,在2019年8月并网发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