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币、柴犬币太疯狂!他想“炒币暴富” 结果……

  【狗狗币、柴犬币太疯狂!他想“炒币暴富”,结果……】币圈有多疯狂?近日,狗狗币、shib(柴犬币)等山寨币频上热搜,狗狗币在2021年已上涨超过100倍,而shib从去年7月份诞生至今,已暴涨35万倍。从一个玩笑,到万人瞩目的“财富密码”,在币圈,这样的神话屡屡上演。不过,电信网络诈骗也开始向炙手可热的虚拟货币下手。本想“炒币暴富”,却落入了诈骗团伙的陷阱,这是一些炒币者最近的遭遇。(南方都市报)

  币圈有多疯狂?近日,狗狗币、shib(柴犬币)等山寨币频上热搜,狗狗币在2021年已上涨超过100倍,而shib从去年7月份诞生至今,已暴涨35万倍。从一个玩笑,到万人瞩目的“财富密码”,在币圈,这样的神话屡屡上演。

  不过,电信网络诈骗也开始向炙手可热的虚拟货币下手。本想“炒币暴富”,却落入了诈骗团伙的陷阱,这是一些炒币者最近的遭遇。

  近日,央视报道了一起虚拟货币电信网络诈骗案件。诈骗团伙先引诱受害人购买虚拟货币,接着让受害人将虚拟货币存入伪装成“电子钱包”的诈骗软件,盗取受害人的虚拟货币。

  据了解,近年来,我国对虚拟货币的监管逐步加强,虽没有禁止个人交易虚拟货币,但因虚拟货币带来的市场风险和社会风险,国内关闭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而对个人炒币现象,相关文件也提醒要“自担风险”。

  据央视报道,广州的李先生是此次诈骗案的受害者。李先生的堂哥说炒币能赚钱,并给他推荐了一个做代理的朋友。代理给李先生看了自己投资虚拟货币盈利的提现记录,记录显示,投十万块钱进去,一个月就回本,之后每三天就提现一万。

  高额的回报吸引了李先生,他从代理推荐的虚拟货币交易网站上买了三万多元的虚拟货币。买币后,代理告诉李先生,虚拟货币不要放在交易平台上,而要拿出来放在指定的电子钱包里。

  李先生上网一查,发现代理说的是对的,炒币的人确实会把虚拟货币存在电子钱包里。

  李先生按照代理的指示,下载了指定的电子钱包软件,把自己的虚拟货币转入了电子钱包。但事实上,这个软件并不是所谓的电子钱包,而是诈骗软件,犯罪分子通过该软件窃取了李先生的私钥,将虚拟货币提走。而软件上并未显示异常。

  为了骗取更多的钱,诈骗团伙还引诱李先生将虚拟货币从电子钱包转到另一个投资平台上,声称这样一笔钱就可以反复获利,以此诱骗投资者买入更多虚拟货币。这样,李先生的钱从假电子钱包转到了假投资平台,软件里显示的交易记录、余额都是假的。

  本以为找到了财富密码,但五天后,李先生发现,电子钱包和投资平台App都打不开了。

  广东警方介绍,这是一种新型的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方式。警方调集了警力62人参与行动,最终破获了这起虚拟货币网络诈骗案。

  诈骗团伙得手的关键,是伪造了一个假的电子钱包软件,而这一步,正是利用了虚拟货币的特殊属性。

  据了解,与传统货币不同,虚拟货币是去中心化的体系,不需要有中央体系例如银行来做管理,因此若想要避免遗失的风险,就必须自己做好安全管理。

  用户买了虚拟货币之后,虚拟资产就存在交易平台上。但很多炒币者认为货币放在平台上并不安全,因为黑客攻击交易平台盗取虚拟货币的案件时有发生。美国数字货币安全公司 CipherTrace 曾发布报告,仅 2019 年前 3 个月,全球加密货币交易所就有价值 3.56 亿美元的加密资产被黑客盗取。

  电子钱包被不少人认为是更安全的存储方式。电子钱包是一种保管私钥的方式,私钥是管理和使用数字货币中最关键的东西,对数字货币用户来说,私钥决定了所有权,拥有私钥才算真正拥有数字货币资产。不少人会把自己的虚拟货币放在电子钱包里,因为每个人的电子钱包是分散的,比起交易平台,电子钱包受到攻击的可能性更小。

  据了解,从2012年底到2020年底,加密资产的整体市值从不到5亿美元增长至7820亿美元。仅过去一年,比特币价格涨了8倍以上。

  而各种以玩笑为起点的山寨币,正在成为币圈更热的“明星”。狗狗币在2021年已上涨超过100倍,而shib从去年7月份诞生至今,已暴涨35万倍。

  很多“炒币赚钱”的神话就此诞生,想赚快钱的人纷纷涌入币圈。而许多人和李先生一样,对虚拟货币、电子钱包并没有多少了解,带着投机心理开始炒币。

  据媒体报道,2013年,比特币在中国境内的交易量,超过了全球交易量的九成。而加密货币交易所火币网CEO李林在2017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虚拟货币这种高风险投资不适合普通投资者。

  加密资产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虚拟货币带来的风险引起了监管当局重视。2013年12月,人民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通知》明确,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客户提供与比特币相关的服务。但比特币交易作为一种互联网上的商品买卖行为,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拥有参与的自由。

  尽管我国并未禁止个人买卖虚拟货币,但由于个别交易所做庄、利用虚拟货币非法融资、洗钱等隐患显现,更强的监管措施相继出台。2017年9月4日,人民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融资风险的公告》,规定“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此后,国内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均被关闭。

  监管仍在缩紧。2021年4月22日,中信银行发布公告称:“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将账户用于比特币、莱特币等的交易资金充值及提现、购买及销售相关充值码等活动。”目前,国内已经有13家银行宣布禁止其账户用于比特币、莱特币等虚拟货币的交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