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比特币何去何从

  2015年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依然要承受巨大的做空压力,一方面是美元走强,比特币市场“庄家”更愿意持有美元现金,继续砸钱的意愿并不强烈;另一方面新进投资者越来越少,中国等市场投资者更关注雄起的股市,再加上杠杆性融资做空模式的引入,比特币市场可能面临新一轮熊市洗礼。

  经过2013年超过一百倍的暴涨,以及2014年超过70%的暴跌,2015年的比特币市场,可能进入了一个真正考验参与者耐心,以及比特币自我价值如何体现的时刻。目前比特币面临的挑战不仅是已有的投资者很难安心持有,还有如何取得新进投资者信任。这也是2015年,乃至今后很长时期比特币价格走势的关键。

  比特币发展至今,遭到两方面市场的限制,一是主权信用市场依然可控,目前全球并没有出现普遍的恶性通胀或主权违约事件,各主权政府虽然对比特币的包容度有所不同,但整体来说都在控制其货币属性的蔓延,这就扼杀了比特币价值的重要支撑链,使其无法创造更大的市场空间;另一个是,比特币作为一种虚拟商品,跟实体市场的对接虚无缥缈,并非是一种生活必需品,囤积居奇者很难制造出紧缺效应,因此比特币市场需要不断的自己筹集资金来提振市场信心,这就会逐步透支整个比特币爱好者的财力,是不可持续的。

  2015年,好像已没有世界杯等能够刺激比特币需求的重要事件,剩下的只有比特币集团(Bitcoin Group)等是否能够顺利上市的消息。但该集团原计划2014年12月1日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想法因融资额度未达预期以及圣诞假期的影响而落空。按其最新的计划,会在中国的一线月或在澳大利亚上市。这说明中国市场有可能成为支撑2015年比特币领域的最主要市场,因为中国不仅有庞大的投资者基数,而且有投机性较为强烈的诸多“游资”。

  原央行副行长、现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委、财经委副主任吴晓灵曾在公开会议上首次对数字货币做出了评价:“算法货币无法解决币值的波动问题,无法成为一个好的货币,但它可以成为金融资产;法定货币与私人货币的共存是人类社会的常态。”

  央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央行虽然不会允许比特币挑战法定货币,但比特币是一种国家不需要承担任何成本的试验田,如果完全扼杀,于情于理都很难说得通。正如吴晓灵所言,官方可能认为,开源共享的分布式信息技术创造了信息的互联网,市场也可以用这个技术传递数字货币,低成本高效率地完成价值传递。

  作为一个虚拟或具备一定公认“媒介”价值的产品来交易和发展,政府肯定会更加包容比特币。但作为一种比较特殊的商品,比特币依然没有很好地找到更多用途,这就是为什么它的价格可以超越黄金一时,却很难持续的原因。黄金的金融属性和实体用途也是在人类对它的使用和铸造过程中逐渐被发掘的。比特币也一样,随着人类社会对信用和契约精神的推崇及依赖,信用市场的发展逐步会过渡至数字市场。

  至于投资者,2015年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依然要承受巨大的做空压力,一方面是美元走强,比特币市场“庄家”更愿意持有美元现金,继续砸钱的意愿并不强烈;另一方面新进投资者越来越少,中国等市场投资者更关注雄起的股市,再加上杠杆性融资做空模式的引入,比特币市场可能面临新一轮熊市洗礼。

  2015年比特币能够保住200美元关口就算很成功了,如果能保持,相比两年前的不到10美元其涨幅也很罕见,应该知足。同时,祝福对比特币市场依然保持信仰的守护者们,也真诚提醒以短期盈利为目的的投资者做好2015年投资管理和风险防范。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分享: